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雨映荷

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

 
 
 

日志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2012-05-25 19:22:13|  分类: 绿瘦红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读《长恨歌》有感

 

很早就知道《长恨歌》这部小说了,直至前几日才从百无聊赖中,重新燃起挑灯夜读的兴趣,读完了整部小说。虽然谈不上持久的震撼,但还是被一种潜在的情感,纠缠不休。好几日,脑子里都会时不时奔出王琦瑶,这个上海弄堂女儿的名字。

 

初读《长恨歌》时,不止一次地怀疑自己读的到底是散文还是小说?原因归咎于开篇大量的散文描写,从“弄堂”到“流言”,从“闺阁”到“鸽子”,将旧上海弄堂的风情表现的淋漓尽致,仿佛画卷一一展开。让人不得不在欣赏细腻笔触的同时,对这种在小说中大胆运用白描做渲染和铺垫的突破性手法赞叹不止。

 

《长恨歌》讲述了四十年代,上海弄堂的女中学生王琦瑶,在被选为“上海小姐”后,抛弃了程先生对她的一片痴情,成为李主任臂弯下的“金丝雀”,从一个翩翩少女成为了真正的女人。上海解放,李主任遇难,又重新过回普通百姓生活的她,结识了康明逊,发生了一系列情感纠葛,为其怀子,却最终无果。最后,已是徐娘半老的她,又与青春横溢的老克腊产生了一段畸形恋。看似表面平静的她,内心的情感潮水却从未平息。八十年代,已是知天命之年的王琦瑶最终劫数难逃,女儿同学的男朋友,为了钱财将其杀害,结束了她命途多舛的惨淡人生。

 

整部小说,由于平铺直叙的描写,在情节上似乎并没有那种强烈的振奋感,只有轻柔如水的文字,由情至景,由景至心,一点一点地渲染着,渗透着读者的心。这或许正是王安忆的高明之处,也看得出一位女性作家细腻的笔触与纤柔的内心。文章从女性角度出发,不仅描写了她与几个男人之间的情爱关系,还写了她与几个女人之间的情感变革,在主角王琦瑶的人物塑造上,王安忆保持了一种旁边者的中立,既写了她的从容、优雅、得体,又写了她的虚荣、软弱、自私,不得不感慨的说一句:唯有女人才懂女人。不然,王安忆怎能把王琦瑶洞察的细微不至呢?

 

在王琦瑶的生命中,虽遇到了几个男人,可与谁的相逢能堪称真正的爱情呢?在她正值花样年华的时候,遇到有钱有权的李主任,内心潜在的奴役性让她“顺其自然”地接受了。都说女人“好骗”,像王琦瑶这样的女子遇上李主任这样的情场高手,“被骗”似乎是一种必然。她追求大上海的繁华生活,心灵上又渴望一种依附,她体现出女性“弱”的一面,而李主任一个“本不是接受他人的爱,他接受人的命运,他将人的命运拿过去,给与不同的责任”的人,给了王琦瑶她想要的责任。可好景不长,不久李主任坠机身亡,他强大的政治地位和权利并没有给她想要的幸福,只留下一盒金条,成了王琦瑶一生的生存依靠。

 

在王琦瑶结束了一段浮华生活后,她坦然地接受了平常的百姓生活,通过严家师母她结识了康明逊。一个处事大方,又懂得体恤王琦瑶的人,两人相互倾心于对方,并有了共同的孩子,但终是有缘无分。这原因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传统社会,婚姻是讲究门第的。康明逊是上海资本家的妾生之子,王琦瑶的身份不符合康家的择偶标准。二是两个看似惺惺相惜的人都没有担负起对这份爱情的责任,两人一开始似乎就明白这是段无言的结局,面对现实也就屡屡“示弱”。对于康明逊的怯懦无能,毫无担当,王琦瑶以她自己的方式谅解了——“像我这样的女人,太平就是福,哪里还敢心存奢望?”

 

再说程先生,一个一生都苦恋王琦瑶的男人,直到他自杀的那一刻,才停止他的爱。从一开始,他就发现了王琦瑶的美,从起初对她的喜爱、欣赏,到后面对她的怜惜、保护,他情不自禁地为王琦瑶做着一切。从她参加上海名媛成为三小姐,从她怀着康明逊的孩子默默照顾她,用时下流行的一句话说就是:我爱你,但这和你没关系。程先生在他的精神恋爱上,始终是个默默无闻的守护者。而王琦瑶确为了一己之私,弃真情而去,只是利用程先生的感情,在她受伤的时候,充当了安抚剂。

 

老克腊的意外出现,唤醒了已是半老徐娘年纪的王琦瑶最后一点留恋。老克腊虽是王琦瑶女儿薇薇时代的人,可他仿佛是生错了年代的“遗物”,他和王琦瑶有个共同的标签——“怀旧”。王琦瑶深知老克腊是她最后的希望,可她也深知自己不再青春。为了这最后的爱情,她最出最后的努力,用差不多珍藏了半辈子的那个装有金条的雕花木盒子来巩固这段感情。可老克腊还是回到了他自己的时代,没有接受这个可以做自己母亲的女人。

 

在平安里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夜晚,王琦瑶死了。被张永红的男朋友长脚杀死了,只为了那个雕花木盒的金条。她死的悄无声息,没有触动到弄堂里的任何事物。文章在最后写到:“王琦瑶眼睑里最后的景象,是那盏摇曳不止的电灯,长脚的长胳膊挥动了它,它就摇曳起来。这情景好像很熟悉,她极力想着。在那最后的一秒钟里,思绪迅速穿越时间隧道,眼前出现了四十年前的片厂。对了,就是片厂,一间三面墙的房间里,有一张大床,一个女人横陈床上,头顶上也是一盏电灯,摇曳不停,在三面墙壁上投下水波般的光影。她这才明白,这床上的女人就是她自己,死于他杀。”直到死的最后一秒,王琦瑶终于明白,读者也终于明白。

 

一切都像水中花,镜中月一样虚无缥缈。在王琦瑶的情感道路上,充满着遗憾和悲剧,结局也一次比一次凄惨。她为男人,搭上了贞洁,搭上了名誉,她搭上了金钱,最后搭上了性命,含“恨”而去,怎一个“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2012.05.25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