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雨映荷

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

 
 
 

日志

 
 

从此,不再流浪  

2009-05-25 18:44:43|  分类: 绿瘦红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的我越发的像个善人了,见不得凶残,见不得一点杀戮,用无力的悲悯想要唤醒苍白的良知。回想起来,也只不过是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可偶尔还是会想起他们,想起曾经死寂一般的校园,想起那几根粗重的木头棒子依旧立在保安室的门前……

认识阿浪绝非偶然,听上一届学长说,它是学校名副其实的“留学生”,若是论资历比我们还要高。听他如此一番介绍,我们都被逗笑了。其实阿浪本不叫阿浪,它是一只流浪狗,在被遗弃之前应该也是有名字的,只是我们都习惯叫它阿浪。

我常在校园的中心广场遇见它,一身曲卷的长毛因多年流浪的奔波已看不出些许颜色,再加上无人帮它梳理,毛发脏乱的早已结块如毡了。近看像只刺猬,远看像个泥球。即便是我与飞喂过它食物,也无法从一张混杂的脸上清晰地分辨出五官。它总是垂着脑袋独自行走,像个沉思的老头。校院里,几乎没有人搭理它,它似乎也不屑于讨好人,守着自己矜持的倔强,翘起尾巴,不卑不亢。我曾玩笑于室友说:若是把它扔进洗衣机里转上个三五圈,恐怕也很难洗不出个模样来!

大二的时候,我和飞每天都去学院的南区食堂吃饭,见到阿浪的次数也便多了起来。一到开饭时间,它准会守候在两楼的餐厅门前,等候就餐。南区食堂大都是男生,他们对蓬头垢面的阿浪比那些爱干净的女生们显然要大度些,时不时会扔给它些许食物。若是某天遇上个好人,保不准还能吃上块大肥肉,可它从来都不贪心,吃完就走,绝不像那些娇生惯养的狗,守在主人脚下再次讨要。

 

平日闲暇的时候阿浪喜欢去东边的篮球场晒太阳,懒洋洋地趴在座椅旁一动也不动,只有两只乌溜溜的眼珠子盯着篮球来来回回地转悠。突然有球飞出厂外,他会“蹭”一下跳起,追着篮球就跑,即使这样的滑稽之举会惹笑了观看的人群,也无法阻挡它对篮球执着的热爱。

 

我已记不清是什么时候,小党说发现了貌似她家蓉蓉的丢丢,从她激动的表情中,我能体会到她内心的喜悦,但在这之前我并未见过丢丢。一天傍晚,我和小党聊着天漫步于校园,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教学楼门口。在那儿,我们意外地遇见了丢丢,那是一只毛色泛黄的小母狗,有着白色的爪子,耷拉着两只柔软的耳朵,低着头慢腾腾地从台阶上一跳一跳地蹦下来,行动有些奇怪,好像喝醉了酒的人,把持不住平衡。当它挪动着步子小心翼翼地走近我们,才发现一双漂亮的眼睛有一只却是瞎了的,让人不免多出几分怜爱。

 

小党从她包中掏出几块零钱,跑去不远的便利店买来两根热狗肠掰成块送到它嘴边。对于我们突如其来的恩赐,丢丢显得十分拘谨,愣了半天才怯懦懦地探着小脑袋浅浅地舔了舔,它很胆小,又略带紧张。于是我们用手轻轻抚摸着它的额头,这才使它消除顾虑,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模样可爱的像个孩子。看着它吃完我们也起身离开,走的时候它一直傻傻地目送我们。

 

当我和小党快要回到寝室的时候,不经意一个转身,居然又看见了丢丢。它正跌跌撞撞地朝我们奔来,一脸焦急的样子。看着我们停住了脚步,自己才慢了下来。小党摆手示意,它似乎明白了什么,迟疑了片刻就停了下来,原地蹲坐,傻傻地望着我们远远离去,走进寝室楼。可它没有立刻离开,依旧呆呆地望着寝室楼,一脸沮丧,仿佛再一次被人的抛弃,许久才转过身失落消失于人海。

 

学院里总是有一些奇闻趣事被大家奔走相传。在一次集体集会上,无意中听到隔壁班的同学讲,离学院不远的几家餐馆门口总会有一群狗。出于好奇的我,在一个周末的晚上,约了小党一同去那里吃饭,果然没多久就见到了它们鲜活的面容。领头的是条白色短毛狗,身形矫健,两只眼睛炯炯有神,在其身后紧随着其它几条狗,阿浪与丢丢也自然在其中。它们风风火火一大群,一起觅食,一起嬉戏,好不快话!小党说,几日不见丢丢又漂亮许多。它似乎恋爱了,追求者甚多,它们讨好似地围在丢丢身边,不离不弃,即便是这样也还是没能打动它的芳心。在诸多的追随者中,阿浪也算一个,只是那家伙几乎没有优势。俗话说:自古美女爱英雄,这话可一点都不假!

 

临毕业的最后一个冬天,我被一些繁杂的琐事缠绕,有段日子没见到它们了,脑海里却时常会浮现出两个小家伙稚气的憨态,心中多少有些牵挂。也曾去学院的篮球场和它们经常玩耍的小餐馆寻找过,可每次都是希望而来,失望而归,也只好假设些能够说服自己的理由宽慰自己。

 

终于有一天,飞的电话彻底打断了我的睡眠。他说早上在学院门前,有人看到了一堆血肉模糊的狗的尸体!那一刻我的心仿佛像是被刀深深刺痛,内心的酸楚和燃烧的怒火驱使是我,陷入了无尽的悲愤,无法自拔。

 

第二天一早,我和小党就来到了学院的大门前,那里依旧是来来往往的行人和出出进进的车辆,干净的什么也没有,一切都是如此和谐。一夜间,我感到学校更像个学校了,只是在保安室的门前立着的几根血迹斑斑的打狗棒……

 

2009年5月22日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