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虹雨映荷

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

 
 
 
 
 
 

广东省 佛山市 白羊座

 发消息  写留言

 
诗歌是一种信仰!
 
近期心愿热爱生活,热爱诗歌。。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里话

 
 
模块内容加载中...
 
 
 
 
 

诗歌隐君子

 
 
模块内容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圈子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爱莲之新说

2014-6-23 22:50:38 阅读101 评论0 232014/06 June23

爱莲之新说

 

记得上中学时,有位男生问我:“你最喜欢什么花?”我不假思索的回答:“荷花。”于是,他诧异了片刻,说:“啊!荷花?那让你男朋友以后怎么送你呢?”我看了他一眼,无奈一笑,顿时不知说什么好。

 

时隔多年,偶想此事,依旧觉得好笑。但现在细想开来,他当年的担心也并非多余,在这个快速恋爱的时代,买一束玫瑰远比去打造一盆荷花要高效迅速地多。

 

试想一下,情人节的傍晚,翩翩少男,手捧玫瑰就站在你的楼下,这时有人发现了他,尖叫着喊来围观的人群,羡慕、妒忌、猜测、好奇……瞬间膨胀。而此时,你也被好事者拉到了窗前,定睛一看原来是他,登时内心小鹿乱撞,乱了方寸。这样的镜头虽说屡见不鲜,但每每发生还是会让人联想到浪漫。不可否认,红玫瑰是有魔力的,即便是我这样的假清高,也曾拜倒在它的石榴裙下。

 

再试想一番,依旧是傍晚,依旧是翩翩少男,弄来一个瓷盆,白瓷的盆、带有青花。然后在你楼下,亲手为你移种一盆荷花。柔绿的叶子繁盛,但不浓密,花之姿态尽显自由,或孤傲紧闭,或矜持微合,或豁达盛开,或豪迈奔放。末了,还不忘在水中纳入几条温和的小鱼儿,生动之余,不失静和。此时,天色渐晚,燃起古灯,唤你来观,你早已感动的没了话语,只见那灯火摇曳,照耀着荷花,映红了你们的脸颊。

 

这些年,我始终迷恋于那一池幽静的荷,爱它内心的那份恬淡,与水相伴,率性通达。爱它的清明与智慧,不争不抢,不卑不亢。爱它具有的精神性,从不奢求,顺应自然。爱它沾染佛性,最是慈悲。

 

我是土生土长的西北人,小时候,几乎从未见过荷花,尤其是大片大片的荷,简直是想都不敢想。“菡萏溢金塘”的景致,也只是在书中读过,或者在电视上看过。上大学以后,一个人坐上火车南下。当火车经过一片农家的水田边时,整个人都呆住了,那是我生平第一次见到荷花,内心的激动无语言表,眼中竟翻涌起热泪来。

 

爱一样东西,就是这么地莫名其妙。爱一样东西,就必须要爱屋及乌。否则那就不是真爱,否则这份爱就会被遭到质疑。比如,在旗袍店看衣服,那一抹水墨青荷的旗袍,就是怎么看怎么舒服,即使不买也要去仔细端详两眼。再比如,结婚时,室友送来的那套茶具,简简单单地,粉荷绿叶印在白瓷的杯子上,怎么看怎么欢喜。

 

再深沉的爱,也会随之光阴而逐渐老去。久居南方的我,想见荷塘已不再是难事,然而烦事愁心,内心却很难再起涟漪。而荷依旧执着,即便是再纠结的淤泥,也改变不了她心中的那份纯粹。

20140623


作者  | 2014-6-23 22:50:38 | 阅读(101) |评论(0) | 阅读全文>>

雨就要来了

2014-6-13 21:49:22 阅读34 评论0 132014/06 June13

雨就要来了

 

听说,雨就要来了

朋友们说,天气预报也说

是呀,雨就要来了

不然,天为什么要阴着呢

云也黑了。雨就要来了

你像个局外人一样,面容镇定

是的,你也知道,这雨就要来了

有没有伞,不重要;撑不撑得起伞,也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场雨将落在哪儿

是落在愚人的性上,还是落在智者的头上

噢!这真叫人伤神

可是,你看看,这雨就要来了

 

2014613

 

作者  | 2014-6-13 21:49:22 | 阅读(34) |评论(0) | 阅读全文>>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2012-5-25 19:22:13 阅读164 评论0 252012/05 May25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读《长恨歌》有感

 

很早就知道《长恨歌》这部小说了,直至前几日才从百无聊赖中,重新燃起挑灯夜读的兴趣,读完了整部小说。虽然谈不上持久的震撼,但还是被一种潜在的情感,纠缠不休。好几日,脑子里都会时不时奔出王琦瑶,这个上海弄堂女儿的名字。

 

初读《长恨歌》时,不止一次地怀疑自己读的到底是散文还是小说?原因归咎于开篇大量的散文描写,从“弄堂”到“流言”,从“闺阁”到“鸽子”,将旧上海弄堂的风情表现的淋漓尽致,仿佛画卷一一展开。让人不得不在欣赏细腻笔触的同时,对这种在小说中大胆运用白描做渲染和铺垫的突破性手法赞叹不止。

 

《长恨歌》讲述了四十年代,上海弄堂的女中学生王琦瑶,在被选为“上海小姐”后,抛弃了程先生对她的一片痴情,成为李主任臂弯下的“金丝雀”,从一个翩翩少女成为了真正的女人。上海解放,李主任遇难,又重新过回普通百姓生活的她,结识了康明逊,发生了一系列情感纠葛,为其怀子,却最终无果。最后,已是徐娘半老的她,又与青春横溢的老克腊产生了一段畸形恋。看似表面平静的她,内心的情感潮水却从未平息。八十年代,已是知天命之年的王琦瑶最终劫数难逃,女儿同学的男朋友,为了钱财将其杀害,结束了她命途多舛的惨淡人生。

 

整部小说,由于平铺直叙的描写,在情节上似乎并没有那种强烈的振奋感,只有轻柔如水的文字,由情至景,由景至心,一点一点地渲染着,渗透着读者的心。这或许正是王安忆的高明之处,也看得出一位女性作家细腻的笔触与纤柔的内心。文章从女性角度出发,不仅描写了她与几个男人之间的情爱关系,还写了她与几个女人之间的情感变革,在主角王琦瑶的人物塑造上,王安忆保持了一种旁边者的中立,既写了她的从容、优雅、得体,又写了她的虚荣、软弱、自私,不得不感慨的说一句:唯有女人才懂女人。不然,王安忆怎能把王琦瑶洞察的细微不至呢?

 

在王琦瑶的生命中,虽遇到了几个男人,可与谁的相逢能堪称真正的爱情呢?在她正值花样年华的时候,遇到有钱有权的李主任,内心潜在的奴役性让她“顺其自然”地接受了。都说女人“好骗”,像王琦瑶这样的女子遇上李主任这样的情场高手,“被骗”似乎是一种必然。她追求大上海的繁华生活,心灵上又渴望一种依附,她体现出女性“弱”的一面,而李主任一个“本不是接受他人的爱,他接受人的命运,他将人的命运拿过去,给与不同的责任”的人,给了王琦瑶她想要的责任。可好景不长,不久李主任坠机身亡,他强大的政治地位和权利并没有给她想要的幸福,只留下一盒金条,成了王琦瑶一生的生存依靠。

 

在王琦瑶结束了一段浮华生活后,她坦然地接受了平常的百姓生活,通过严家师母她结识了康明逊。一个处事大方,又懂得体恤王琦瑶的人,两人相互倾心于对方,并有了共同的孩子,但终是有缘无分。这原因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传统社会,婚姻是讲究门第的。康明逊是上海资本家的妾生之子,王琦瑶的身份不符合康家的择偶标准。二是两个看似惺惺相惜的人都没有担负起对这份爱情的责任,两人一开始似乎就明白这是段无言的结局,面对现实也就屡屡“示弱”。对于康明逊的怯懦无能,毫无担当,王琦瑶以她自己的方式谅解了——“像我这样的女人,太平就是福,哪里还敢心存奢望?”

 

再说程先生,一个一生都苦恋王琦瑶的男人,直到他自杀的那一刻,才停止他的爱。从一开始,他就发现了王琦瑶的美,从起初对她的喜爱、欣赏,到后面对她的怜惜、保护,他情不自禁地为王琦瑶做着一切。从她参加上海名媛成为三小姐,从她怀着康明逊的孩子默默照顾她,用时下流行的一句话说就是:我爱你,但这和你没关系。程先生在他的精神恋爱上,始终是个默默无闻的守护者。而王琦瑶确为了一己之私,弃真情而去,只是利用程先生的感情,在她受伤的时候,充当了安抚剂。

 

老克腊的意外出现,唤醒了已是半老徐娘年纪的王琦瑶最后一点留恋。老克腊虽是王琦瑶女儿薇薇时代的人,可他仿佛是生错了年代的“遗物”,他和王琦瑶有个共同的标签——“怀旧”。王琦瑶深知老克腊是她最后的希望,可她也深知自己不再青春。为了这最后的爱情,她最出最后的努力,用差不多珍藏了半辈子的那个装有金条的雕花木盒子来巩固这段感情。可老克腊还是回到了他自己的时代,没有接受这个可以做自己母亲的女人。

 

在平安里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夜晚,王琦瑶死了。被张永红的男朋友长脚杀死了,只为了那个雕花木盒的金条。她死的悄无声息,没有触动到弄堂里的任何事物。文章在最后写到:“王琦瑶眼睑里最后的景象,是那盏摇曳不止的电灯,长脚的长胳膊挥动了它,它就摇曳起来。这情景好像很熟悉,她极力想着。在那最后的一秒钟里,思绪迅速穿越时间隧道,眼前出现了四十年前的片厂。对了,就是片厂,一间三面墙的房间里,有一张大床,一个女人横陈床上,头顶上也是一盏电灯,摇曳不停,在三面墙壁上投下水波般的光影。她这才明白,这床上的女人就是她自己,死于他杀。”直到死的最后一秒,王琦瑶终于明白,读者也终于明白。

 

一切都像水中花,镜中月一样虚无缥缈。在王琦瑶的情感道路上,充满着遗憾和悲剧,结局也一次比一次凄惨。她为男人,搭上了贞洁,搭上了名誉,她搭上了金钱,最后搭上了性命,含“恨”而去,怎一个“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2012.05.25

 

作者  | 2012-5-25 19:22:13 | 阅读(164) |评论(0) | 阅读全文>>

青灯,在不停闪烁

2012-4-20 17:22:10 阅读160 评论1 202012/04 Apr20

青灯,在不停闪烁

——夜读《青灯》有感

 

起初读《青灯》,纯粹是奔着素雅的书名而去的,并没有把关注点直击内容上。又因此书都是散文,正合我最近散漫的胃口。略读介绍,得知作者是诗人北岛,好奇感更增不少。

 

说起北岛,自然就想起了那首带有呐喊之音的《回答》。不过,我认识北岛,并非是通过那首《回答》,而是他的《一切》。那是在中学时代,在姐姐的手抄诗集中读到的,至今还记得姐姐当年隽秀的笔迹和散发着兴奋的笑脸。

 

对于北岛的散文,我是陌生的。只知道他多次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但殊不知最先被提名的作品并非他的诗,而是散文和小说。这再一次让无知的我感到惊讶。

 

曾有前辈告诉过我:能把诗写好,散文和小说就不在话下。当时我并不太能理解,只是半信半疑地听了,而《青灯》这部作品却很好的证明了这一点,语言成熟的,信手捏来,毫不费力。整部书中,回忆成了主旋律。故去的人,故去的事,故去的时间,苍凉感莫名而来。也难怪有人说:北岛老了。

 

开篇的《听风楼记》,记录了冯亦代老先生生前的点滴片段,读来总是辛酸,眼圈也湿了。文中回忆了当年,北岛与冯老为《今天》译名的事,冯老建议将TODAY译成更具有紧迫感,更注重历史转折时刻的The Moment,这足以看出一位优秀翻译家的严谨态度。冯老是经历过特殊年代的知识分子,作为后辈的人,我很难想象他们的心路历程,但在文中冯老的那篇《向日葵》中,我似乎寻到了一些端倪。“我又想起了梵高的那副《向日葵》,他画这画时,心头也许远比我尝到人世更大的孤凄,要不他为什么画出行将衰败的花朵呢?但他也梦想欢欣,要不他又为什么要用这耀眼的黄色作底呢?”短短几行,饱经沧桑,即便是在绝望的边缘,也还有坚韧不灭的希望,就像这永远耀眼的黄。冯先生去了,在他把遗嘱修改成:“我将笑着迎接黑的美”之后。

 

《青灯》一文是北岛回忆美国汉学家魏裴德教授的,文中谈到了魏裴德教授的成长背景,谈到了他退休纪念活动上的一幕幕动情画面。当我读到“梁禾告诉我,有人提议以他的名义创立什么“伯克利学派”,甚至提出“魏裴德主义”,被他断然回绝。‘那是可笑的。’他说。”时,也情不自禁地为这位伟大的汉学家肃然起敬。作为一位造诣高深的教授,他对学术一直保持着长久的探索和敬畏,并没有使用一种垄断手段去抬高自己。正如北岛所述,他深知权利和声誉被滥用的危险,只顾在历史的黑暗深处,点亮一盏青灯。文中还有这样的描述:“他笑起来如此纵情毫无遮拦,如晴天霹雳,只有内心纯粹的人才会这样笑。”这正是他独特的人格魅力。

 

《我的日本朋友》是我印象深刻的篇章之一,这原于北岛式的幽默。特别是写到北岛一席人带着他们的北海道朋友AD去白洋淀郊游,差点被棹船的小三揭穿AD像日本鬼子的翻译官,虽说他是个日本良民,但还是吓出了一身冷汗,真是惹人发笑。此文行笔读来轻松,似乎看到了北岛那代人年轻时候的风华正茂。但时光如水,岁月如歌。读到结尾那句:“如果你是条船,漂泊就是你的命运,可别靠岸。”就不再轻松。

 

在北岛的《远行》中,蔡其矫是个充满喜剧色彩的可爱人物。他是爱吃螃蟹的蔡其矫,是因“破坏军婚”为女人锒铛入狱的蔡其矫,是在批斗会上被一板子打的头破血流也不下跪的蔡其矫,是云游四海喜欢给美女拍照的蔡其矫,是师承于惠特曼,煤油灯下通读《草叶集》的蔡其矫。他是具有海洋性格和自由不羁灵魂的蔡其矫。在最后,北岛这样回忆的写道:我们自以为与时俱进,其实在不断后退,一直退到我们出发的地方。

 

读完《青灯》,在合上书的那一刻,我有点混乱。或许是读的太快,或许是被书中潜在的某种东西波及到了易感的情绪,一个个听过或是没听过的名字,一个个鲜活的事件,或明亮,或黯淡。就像那盏青灯,在不停的闪烁。

 

2012.04.20

 

作者  | 2012-4-20 17:22:10 | 阅读(160) |评论(1)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博友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